首页 > 共享知识库

财务共享服务未来何去何从——展现跨界融合之美!

共享是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热点问题!
 
      当“共享”一词第一次写入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和《政府工作报告》,“共享”变革早已悄然发生在财务转型的前沿。财务转型始于共享。财务共享服务将会计核算等低附加值的劳动集中在互联网平台去完成,从而降低会计核算成本、加强企业集团管控,促进财会人员从事更有价值的管理决策、投资融资、风险管理、经营分析等工作。

      而财务共享在集中会计核算的同时也创造了海量数据,在大数据背景下,海量的业务数据逐步从财务数据中脱离出来,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更迭、翻新。如何利用人工智能提高数据处理效率,如何将海量数据转化为有价值的决策支持信息,成为企业集团管理者亟待解决的难题。

数字化与财务共享服务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党委书记、院长秦荣生认为,数字化已成为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趋势,财务共享服务的深入发展取决于数字化的程度。

      首先,数字化对经济增长作用明显。数字化是资源消耗少、环境污染小的新的经济增长动力。目前,信息数字化基本实现,业务数字化刚刚开始,企业将在信息数字化和业务数字化基础上实施数字化转型,这是中国传统企业转变为现代企业的必由之路。

      其次,数字化促进财务共享服务发展,财务共享服务深入推进的基础是业务数字化。财务共享服务1.0是“会计集中核算+财务公司”,实现的是简单的、与会计相关的职能;财务共享服务2.0是“管理会计+企业司库”,我们大多数公司在这个阶段;财务共享服务3.0是业务数字化,财务共享并不是财务部门的单打独斗,而是整个企业齐心协力合作的结果。企业业务数字化并不是简单地对现有流程做自动化处理,而是重新改造整体业务流程,包括精简各种程序、压缩文件的数量、开发自动化决策流程、处理内部控制和欺诈问题等。为了与改造过的业务流程相匹配,企业还应重新设计运营模型、技能、组织架构和岗位角色,以及调整和重建数据模型,以更好地支持决策流程、业绩跟踪和客户意见等。

      最后,业务数字化给企业发展带来新机遇:

     ①业务数字化将导致企业的主体结构从“分层”转向“结网”,产业组织模式由金字塔形向合作式、分散化的扁平结构转变;

     ②伴随企业业务数字化而来的是海量数据,大数据将成为企业发展的重要资源,企业发展更加透明,信息、知识进一步开放与流动;

     ③企业业务数字化将促进生产与消费的智能化,将导致企业管理机制变革。

     对于数字化和财务共享服务发展背景下的一些会计基本理论和现实问题,秦荣生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①对于会计工作本身来说,会计的信息化并没有改变原有的手工系统处理流程,我们需要思考如何通过数字化使得会计处理流程更加便捷,而不给生产经营带来麻烦。

     ②业务数字化、业财融合,意味着财务部门和业务部门不可分离,还是否有必要单独设立财务部门?

     ③管理会计和财务会计是否应划归财会领域?因为管理会计和财务会计将来可能就是数据挖掘和数据分析,那么数据分析是称为财务会计还是管理会计呢?数据分析部门是否成为财会部门?

     ④财务智能机器人的出现不仅会减少财会人员,甚至财会部门是否还会存在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他指出,应发挥财务部门在数据收集、挖掘和利用方面的作用,这个作用发挥的好坏决定了财会部门将来是否存在。这些问题在未来的5~10年内会看得更加清晰。

互联网+时代的产业发展与技术创新

      财务共享服务依托信息技术,跨界融合由此产生。中国互联网协会秘书长卢卫介绍了互联网+引领经济发展新动能、互联网+时代的产业发展和互联网+时代的技术创新三方面内容。在引领经济发展方面,互联网+的发展方向是融合创新、变革转型、引领跨越。互联网向经济社会各领域加速渗透,也许未来不存在互联网企业,因为其已经深入到生活的各个方面。在产业发展方面,互联网+的主体应该由实体经济担当,需要实体经济企业后来居上,主动作为。互联网与生产领域融合的发展趋势是从消费领域向生产领域迈进,从“眼球经济”转变为“价值经济”;将从以消费者为中心,提供衣食住行用及个性娱乐,转变为以生产者为用户,贯穿设计、生产、营销、流通。

      同时,应重视网络安全,应在安全保障上加大投入。在技术创新方面,我国在高性能服务器、操作系统、数据库和高端芯片领域虽然有一定的自主创新,但市场占有率整体偏低,与国外的技术差距仍比较大。卢卫认为,大数据分析将提供更有价值的信息,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会实现规模化应用,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会由金融领域拓展到其他领域,VR虚拟现实会在制造、医疗、教育等领域充分发挥可视化的优势。

人单合一的海尔财务共享

      海尔集团全球财务共享服务中心总经理兼全球资金总监邵新智分享了海尔的“人单合一”模式。“人”指员工,“单”指用户价值。“合一”指员工的价值实现与所创造的用户价值合一,即员工在为企业创造价值的同时,也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自1984年至今,海尔经历了名牌战略、多元化战略、国际化战略、全球化战略和网络化战略五个阶段。目前,海尔的网络化战略是向服务类平台化企业转型,成为孵化创客的平台,鼓励平台上的创客实现其价值。平台化转型后,海尔平台上形成了200多个创客小微,这200多小微带动了周围生态圈中的1160个小微(圈小微)。海尔平台化为社会提供了超过130万的就业机会,100个小微年收入过亿元,24个小微引入了风投,14个小微估值过亿元。海尔的“人单合一”模式实现了企业的平台化、员工的创客化、用户的个性化。未来企业架构会从分层转为结网。

      在海尔平台上,小微和创客组成了各个社群(包括客户群、创客社群、融资社群、外汇社群、现金池社群、政府社群等),这些社群帮助小微达成商业目标。例如,在融资社群中有36家全球金融机构(银行、券商、保理商、信托)为小微提供金融服务。在外汇社群中,对接12家银行的外汇交易,提供外汇服务。现金池社群中,有IT服务商、银联、swift(银行结算系统)和银行,海尔在全球有四大现金池。在政府社群中,对接税务、海关等部门,可以实现企业和两个部门同时看到出口信息,在申报出口退税之前,就进行数据校验,实现了快速出口退税。为了确保生态圈中的员工持续创新,以及生态利益攸关方共创共赢,海尔采用创机制(人单合一、抢单机制、众包),建生态,建平台(黏住用户、提升竞争力)实现了共创、共治、共享。

财务共享服务中心的未来功能拓展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教务部主任张庆龙提出,财务转型的核心思路是将最能创造价值的管理活动从原有的财务部门中分离出来,放到业务层面和集团层面,在降低成本、加强管控能力的同时,明确财务在企业价值链中的定位,努力为企业创造价值。过去的财务偏重作业层面的会计核算,未能与企业运营有机结合,难以为战略发展提供决策支持。财务共享中心建设的初期就是要解决会计核算的问题,有效降低财会人员在核算作业层面的工作比例,释放他们的劳动力,从事更有价值的、与企业运营和战略相关的工作。但是,这样的财务共享中心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成为以简单重复性劳动为主的“会计加工厂”,中心人员难以了解运营全貌,造成集团财务与财务共享的隔离,无法利用财务共享服务数据发挥管理会计的功能。因此,企业在建设共享服务中心时需要清楚地认识到财务共享未来的增值服务到底在哪里,思考未来该如何发展。

     为此,张庆龙提出财务共享服务中心的三大功能性拓展方向:一是承接外包,即利用建立共享服务过程中形成的富余运营能力,去承接其他公司的会计核算服务;

     二是商旅服务,即作为一项费用控制流程的前置流程,在财务共享服务中心内部设立商旅服务组,让财务共享服务成为最佳的商旅平台;

     三是司库职能,利用财务共享服务中心的数据基础,深入业务找到数据背后的管理问题,推动绩效改进,形成企业内部的理财中心。

     此外,张庆龙还指出财务共享服务的两大创新方向,一是建立向会计核算前端延伸的众包模式,二是搭建面向未来的智能财务平台。

     财务共享服务话未来 

      关于财务共享如何服务于管理会计转型,元年科技高级副总裁李彤从方案提供者(即咨询机构)的角度分享了建设财务共享同时体现管理会计需求的实践经验,他认为财务共享是促进管理会计转型的有效手段,因为它一端连接业务,一端连接财务,通过财务共享平台,借助互联网的连接和数据获取的能力,能够把交易各方连接起来,获取丰富而有价值的数据资源,并且由业务人员和业务管理者对交易发生的全过程进行管控,改变传统的基于事后记账的管理模式,提高管理信息的实时性,帮助管理者及时做出决策。

     康明斯业务服务部中国及东北亚区财务服务总监徐庆东从企业内部管理的角度阐述了管理会计转型的思路。他提到,共享服务不是单纯的财务领域的变革,而是整个企业信息系统的变革,财务共享服务是要打通企业的业务流和财务流,财务共享中心呈现的不仅仅是财务的结果,也是业务的结果。而管理会计的目的,就是要从财务人员的角度给业务人员提供财务的观点和财务方面的决策支持。关于如何将管理会计放到共享中心,就涉及到标准化和非标准化业务的融合。虽然管理会计不同于财务会计,它没有统一的标准,但二者的落脚点都是会计,财务会计更多反映企业的经营业绩,而管理会计是帮助企业做出经营决策,二者存在很多相通之处,所以管理会计部分职能的标准化是可以实现的。

     TCL财务共享服务中心总监陈睿分享了TCL财务共享建设过程中如何做到业财对接的。第一步,在共享中心的设计阶段,是基于业务的语言或者业务的习惯来进行的,在财务已经有SAP作为核算系统的基础上,搭建共享平台就要给业务建立一套系统,为未来的大数据库的管理奠定基础。第二步,根据整个公司的管理需求,通过大数据达成公司在管理方面的提升,实现全面滚动预算管理、成本管理、绩效管理。她提到,未来的业财融合将推动企业整个价值链的管理,延伸到客户或供应商,形成共同的经济体,共同发展,共同成长。

     关于财务共享时代下审计该如何应对,美菜网财务总监赵亦男认为审计行业不需要很多的人员。十年前的审计人员都还在翻阅原始凭证,而以后审计最大的成本不是人员成本,而是从终端获取可依赖的第三方数据的成本。审计的标准与共享的标准是不会产生冲突的,因为在建设共享中心的时候,是按审计的标准设计共享服务中心的标准的。在这个环节里,所有交易都已经透明化,审计师所关注的真实性和基于准则的准确性都已经在设计共享中心的时候考虑到,完全不可能存在做假账的现象,到那个时代,商业文明将完全信用化,审计师的职业也将面临很大的挑战。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副教授聂兴凯最后提出三个展望:首先,财务共享好比企业心目中的“盖世英雄”,同质化还是差异化,需要我们进一步思考。其次,建设财务共享服务中心,既要立足于当前,又要考虑未来可能出现的变化,我们必须既看到未来又立足现实才能少走弯路。最后,我们在畅想未来的同时,不要忘记回头望,应当思考我们当初建设共享的目的是什么,共享中心是否能真正服务于管理的需求,切忌过分关注手段而忘记远方,只顾低头走路而忘记为何出发。